抱图做头像壁纸刻章印明信片自己收藏不用特意来问我只要不商用可随意

Apologize(02)

作画诗人:

买一个三明治还不至于花光他所有钱,交钱时从兜里随便掏出些钢镚就扔在了玻璃收银台上,钢镚啪嗒啪嗒的弹跳的声音搅得Lifty莫名的不好意思,他想跟收银的姑娘解释说他只是把零钱用了而已,看到对方甜美的微笑他又把话咽回去了。有些事就是这样,或许你很在意,但是别人其实根本无所谓,Lifty有些悻悻。

 

“给你买的。”把三明治扔在Lumpy怀里的瞬间,Lifty觉得自己还挺帅的。

“哦?”躺椅上的人慢慢悠悠的坐了起来,椅子摇摇晃晃的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Lumpy还没摘眼罩就已经从声音里猜到是谁来看他了,“小偷先生生病了吗。”

Lifty盯着Lumpy眼罩上那双大眼睛,那眼睛真是大的有些滑稽。Lifty有些忘了组织好的话怎么说,再认真仔细想了几秒后,脱口而已的还是你先把眼罩摘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啦~”Lumpy伸手摘下眼罩。“最近想要体验一下Mole酱的生活,所以老是带着玩意。”这次换一双宝石蓝的大眼睛看着Lifty,两个人又互相盯着看了一会儿。Lumpy被Lifty直愣愣的视线看得有些难受:“诶你别老站在我面前啊,挺不好意思的,随便坐随便坐。”

Lumpy又问了一句小偷先生是不是生病了。

“额,不,其实也不是生病了,”Lifty腹诽Lumpy那句“随便坐随便坐”,环顾四周,能坐着的也只有那把病人椅和Lumpy坐着的躺椅,“就是有点事想问你。”

所以才给我带三明治咯?这话Lumpy没说出来,他感觉自己怀里的三明治就像是烫手的山芋,不知道应该不应该收。

“这样啊,那小偷先生来说说是什么事?”

“你认识Flipqy吗?”

Lumpy一下子沉默了,空气瞬间就凝重起来。他低着头像是思考着什么,可在Lifty看来他根本就是在掂量一个三明治值不值让他回答这个问题。

“不认识。”抬起头的Lumpy脸上表情认真严肃。

“真的吗?”

“嗯,真的。”切,明显就是说一个三明治不够。

“我可以下回来看你的时候再给你带一些三明治,”话已经挑明到这份儿上了,Lifty认为Lumpy没有什么必要在隐瞒了。

“和三明治没关系,我是真的不认识。”

“……”Lifty开始相信Lumpy是真的不认识那个Flipqy了。

 

从医院出来以后Lifty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低着头走也不想自己会走到哪里。不想回家,不想看见Shifty是他暂时的心情。直到走到某一家店时,Lifty停了下来。

因为有他喜欢的慢摇系的音乐从里面传出来。靠在店门口的墙上,Lifty认真回忆自己和Shifty的人生中有没有认识过Flipqy这个人。

答案显然是没有。大概是自己想太多了吧,Lifty下了个结论。或许Shifty哭只是他做梦,毕竟Shifty那么坚强,那么不要脸的人,要他哭还真是挺难的。

街上的不知名小店貌似是在循环同一首歌曲,几遍下来Lifty都可以跟着唱了。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it's too late.”Lifty跟着默念了一句歌词,想哭的感觉再次充满了他整个心。

 

Lifty正在感叹人生的时候,手机却不适时宜的响了起来,本来酝酿好的忧郁心情一下子被打散了。是有短信发过来,手机主人不想看,因为就算是不看内容也可以大概猜到是谁发的,毕竟除了Shifty也没人知道他的手机号。

“你他妈怎么还不回来?”

简单明了太过粗暴,这就是Shifty。那个趴在他身上哭的怎么可能是他呢,Lifty觉得自己真是太过杞人忧天了。


评论
热度(8)
  1. 亚瑟小而紧致的作画诗人 转载了此文字
©亚瑟小而紧致的 | Powered by LOFTER